律师咨询热线

18614017598

法律资讯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法律资讯

公司控制权的玄机——小股东不再沉默

摘要:谈及公司之控制权,不得不先明示公司之概念。所谓公司,即是指不同利益主体为了实现某种共同目的从事共同事业而依《公司法》成立的企业法人。

一、 问题的提出

谈及公司之控制权,不得不先明示公司之概念。所谓公司,即是指不同利益主体为了实现某种共同目的从事共同事业而依《公司法》成立的企业法人。复言及不同利益主体,公司之控制权并非天生同一的,所谓不同利益主体,其实质是在暗示公司控制权的分散,分散于各个股东之中。那么,也就不难理解,当不同股东无法就某一问题上达成一致意见时,在公司控制权问题中也无法避免----千年来反复上演的好戏:多数人的暴政----小股东的沉默。

利普曼在其经典著作《自由的途径》中曾这样描述:个人自由唯一可靠的基础就是私有财产对个人经济安全的保障。申言之,自由的彰显其当具有必要的前置条件。而这个前置条件在此处是可以保障私有财产安全的制度,而走在保障私有财产安全制度之前的,当然是充分的承认和尊重私有财产,哪怕私有财产的数额微乎其微。这就是为什么,英国人相信他的家就是他的城堡,即使是国王非经其允许都不能进入;美国人相信他必须能够看着任何一个人的眼睛并对他说:“去死吧”,这是一个自由人生活方式中最重要的部分,没有之一。

中国人为什么从来没有觉得自己自由过,其原因从上面的条件关系中不难发现,在当下中国,自由的最前置条件并没有得到充分的保证----对私有财产的漠视和践踏。在一个不重视私有财产的国度,不可能衍生一种尊重私有财产的社会风尚,更不会有践行自由、尊重的公司企业。

小股东的权利为什么得不到保障,小股东们为什么沉默,其原因和私有财产在中国的现状不无关系,世界是一个普遍联系的整体,你不得不承认蝴蝶效益有其合理性。在大社会上,人们的私有财产没有得到尊重,同样地,在公司内部这个小社会,你很难想象小股东们在公司中的私有财产(股权)可以得到保障和尊重。

二、 小股东的生存现状

曾经有这样一则笑话:一个儿子放学回家问他的父亲:“爸爸,老师问你是做什么工作的?”他父亲是一个专职股民,没有实质的工作。但是又觉得如实回答有些丢面子,就回答说:“你给老师说,我是若干家上市公司的股东。”这是真正小股东的自嘲,但也是事实,广大股民散户的确是上市公司的小股东。

在此,不得不对“小股东”这一概念进行更深一层次的剖析。小股东又可以进而分成两部分,一部分且称之为“实质上的小股东”(真正小股东)就是像上述笑话中的父亲一样,只是散户股民,其股权份额确实渺小。另一部分称其为“形式上的小股东”(不真正小股东),质言之,此处的小是与大这个概念相对的,究其本身的股权份额其实并不渺小。比如,一家上市公司股权控制成如下比例,80:10:10。那么,对于持有10%股权的股东来说,它们就是小股东----不真正小股东。而本文重要讨论的就是不真正小股东的沉默。

一个公司的运作、经营、盈利、亏损,诚然是由全体股东来承担,大股东有更大的控制权,同时也要承担与之相对应的责任。在这种看似公平合理、无可厚非的制度下,大股东们当然的取得了公司的控制权、话语权,我付出的、承担的更多,当然我要得到更多。的确,这种逻辑在某种程度上是合理的,但是,此处的“得到更多”是绝然不能建立在牺牲、践踏小股东利益的基础之上。如果是这样,你所得到的更多必然是违心的、是不合理的、甚至是违法的。

不可否认的是在中国民营企业中,股东之间关于控制权的矛盾往往是小股东的全部权利被剥夺,无权参与经营,无权查看账簿,无权分取利润,对其应得的股权利益也不会予以补偿,而大股东利用控制权完全可以为所欲为,将企业资产用种种暗度陈仓的战术流入自己腰包,而让小股东有苦难言。因此控制权之争最终变成了你死我活的恶斗,于是,明枪暗箭、尔虞我诈。小股东为了自己的基本权益而反击,大股东则为了自己的垄断地位、既得利益而不依不饶。股东之间的权利斗争最后往往演变成企业的灾难,一个个企业在股东的斗争中消耗掉自己的内在能量,竞争力的流失,盈利能力的下降,企业在一年年中丧失着信用,而对于一个企业,特别是中小型民营企业,其最重要的不是资本而是信誉。很多投资者,在目睹小股东被损害的惨剧之后,对投资于自己不能控股的企业,重蹈小股东们覆辙,心有余悸。

这样的事例实在很多,小股东眼睁睁看着企业在赚钱,却不能获得任何的利益,甚至不能得到真实的财务报告,想对企业的事务实行股东监督都做不到,起诉证据没有,法院打官司也势单力孤,无法保证获胜,困苦不堪。想把自己的投资收回,有时都成了奢望。大股东既不分红,也不让你退股,更不让你插手企业事务,在进退维谷之际,你的钱便只能成为大股东的盘中餐。

三、 小股东呐喊的途径

在任何领域,弱者维权总是一件不那么简单的事,小股东在公司控制权的争夺上也不例外。有的学者认为保护小股东的权益要从“始、中、后”三个方面来保护,通过相应的制度加以保障,而余以为对于小股东权利的保护应当“去中间,看两头。”

所谓“去中间”,中间就是指在公司成立之后到公司解散之前的时间,申言之,公司的一生大部分的时间是在这里所谓的“中间”中度过的。而“去”则表示可以忽视,因为公司运行、经营、盈利过程是一个极其复杂的通路,对于小股东来说,希望其了解如此浩瀚的工程,并借此来维护自己的权利是难以想象的,甚至是不可能的,小股东没有经历研究公司的框架、运行模式、账目、资产负债表,等等。故,“去中间”的要义在于,“舍得”,有舍有得,放弃在公司运营、账目、乃至运行过程中重大事项的表决权、控制权。小股东片面的在股东大会中争取表决权是不实际,更是不经济的。一方面,小股东并不愿意深入沉浸到公司事务中来,另一方面,即便其通过不懈努力争取来的表决权并不能对公司的运营产生实质性的影响。费力而不讨好,何不索性放弃,借以换来大股东的让步,在“两头”做文章,来保障自己的权益。

申言之,“两头”即是指公司成立之时和公司解散之时。这两个时间点则好掌握的多。

首先,在公司成立之时,对于公司章程的设立一定要注意保护自己的权利。是否可以在公司章程中添加一条类似联合国表决时的一票否决权,来加以维护小股东的权益?质言之,在公司运行过程中涉及小股东切身利益的事项,小股东享有一票否决权,而在不涉及其自身利益之问题上则无。公司章程为公司之宪法,在公司成立之初完善章程、写好宪法,是一件一劳永逸的事情,不仅仅是对成立之时业已存在的小股东,对公司成立之后加入进来的小股东同样受益匪浅。

其次,就是在公司解散之时,小股东要保证自己的退路。质言之,就是可以较容易的将自己在公司中的股权变现,从而实现自己从公司中脱离出来的目的。何其多的小股东因为无法退股而血本无归,为自己留一条退路是最坏的打算也是最好的打算。那么,同样的,要在公司的章程中添加相应的有关退股、赎回股票、转让股权的制度,使自己的退路多而畅通。如是,即便大股东依仗其对公司的控制权兴风作浪,小股东随时可以抽身而出,达到对自己的利益的保护。

四、 总结

公司的控制权问题向来是公司矛盾之聚集地,妥善的解决好公司控制权的问题,一方面有利于公司正常的运行、经营,另一方面也有利于股东之间的和睦、尊重,保护好小股东的权益。本文试从小股东沉默的角度出发,反思整个公司控制权的问题,以小见大,通过小股东的呐喊来激发对公司控制权问题的重视。诚然,我们在讨论公司控制权时,往往是将其置于管理学或是法学学科之下,为何不将其置于更宽广的领域之中呢?余以为,每个国家的公司都或多或少的受其本国文化的、政治的、历史的影响。这就不难理解,在当下中国,小股东维权问题为何会如此激烈。

伊利在其经典之作《财产和合同与财富分配的关系》中亦有类似的言论:一个没有富人的国家不是富国。一个国家,一个富国的确应当有富裕的国民。但是,富人和富国在某种程度上并不好如此相关,朝鲜是一个富国,从国家财产和人民财产比较的角度上,我想不言自明。类推到公司上,你的公司不应当成为朝鲜这样大股东的“富国”,小股东的利益同样应以重视,不然会有这样的推论,一个“全”是穷人的国家也是富国。

TAG: